简单的东西是怎么变得让人沮丧和费解的

日期:2020-04-13 07:47:24

想要一个不必要的令人费解、令人沮丧的设备作为实例?来看我的钢琴吧。在图1.3中显示出的罗兰钢琴的控制部分是令人难以置信的费解。

钢琴的设置对它的使用者(我妻子)非常重要,因为它可以把钢琴的声音调试到预想的状态,对我们来说,就是需要像在音乐会上演奏古典乐的豪华钢琴那样的效果。这需要很长时间去调试各个部分,因为有很多微妙的细节可以控制,而且每个调节控制似乎都合情合理,所以这个过程还算顺利。可是在这之后,我们会想要去存储调试好的结果,以至于不论何时我们打开电源开始演奏时都是这种效果。

存储设置的概念对一个设备来说再简单不过,这是在拥有多种调节和设置项的设备上很常见的操作。这架钢琴的使用者希望怎么样来存储他们的设置呢?来看看用户手册上的文字描述(图1.3中示意):

1. 按住"分离"键,然后按下"和声"键。

2. 按下"节拍器/计数"键。("buP"应当出现在显示屏上。)

3. 按下"录音"键。

即使我的妻子和我存储过很多次设置结果,然而我们依然无法记住操作顺序,每次都要翻出用户手册去完成存储操作。这个步骤是那样的随意和不自然,以至于每次我必须要操作的时候,就算用户手册就摆在我面前,我的头一次尝试也总是失败。

这是一架昂贵的钢琴,有着很好的按键操作手感和杰出的音色,反映出音效出色的钢琴所具备的丰富细节,但是生产公司完全忽略了钢琴的控制部分。他们使用了一个廉价的、不讲究的显示屏(看看图1.3中显示屏上显示的字符的糟糕质量),尽管他们提供了控制声音音色的按键,但却没有关心钢琴设置的其他方面。换言之,钢琴的控制部分就像是后期才添加的,没有考虑到客户的需求这相对于倾注在钢琴的音色质量设计上的关注是一个强烈的矛盾。

通常,当我看到糟糕的设计,我都会试图想象出是什么力量参与其中而导致了这么糟糕的结果。在这个特定的例子中,我想不出来了。原因是难以参透的,就连用户手册也是莫名其妙的。这是个设计的问题,好的设计师能够想出很多精彩的解决方案来防止用户在需要进行的设置过程中意外迷失。造成令人费解、令人沮丧的系统的主要原因是:糟糕的设计。

当复杂不可避免时,当它反映出世界或者正在执行的任务的复杂状态时,那么它就是可以被容许的,可以被理解的和可以被领会的。然而,当事物令人费解,当复杂是由于糟糕的设计而造成的,带有完全任意的步骤,且没有明显的条理,那么结果就是混乱的、困惑的、令人沮丧的。糟糕的设计带来情感上的痛苦,人们把它与现代科技联系在一起。而好的设计则能够提供令人满意的、愉快的感受。

有很多在我们的生活中要求简单化的呼吁,简化我们追求的行为,简化我们所拥有的东西,尤其是简化我们所使用的科技产品。"为什么有这么多按键,这么多控制装置?"人们恳求道,"给我们少些按键,少些控制装置,少些功能。"他们说道:"为什么我们不能拥有一个只能打电话的手机,不多也不少?"始终不变的,对简单的需求总是伴随着绝佳的简单的设备和东西作为实例,简单的器具、手工工具或者家庭用品,所有这些都意图展现简单是的确可行的。

在试图减少由当今的科技产品引发的令人沮丧的感受的过程中,许多解决方案都没抓住要领。没有什么高明的诀窍可以举出个简单的例子,并提出个简单的解决方案。真正的难题是,在我们的生活中真的需要复杂。我们追求丰富、令人满足的生活,丰富总伴随着复杂。我们喜爱的歌曲、故事、游戏和书籍都是丰富、令人满足和复杂的。即便在我们渴望简单的同时,我们也需要复杂。

真正的困难是,伴随着向往简单的呼声,我们的很多活动并不简单。就拿手机来说:手机需要能够开机和关机(这是一个控制键);要能够拨打电话和接听电话,并能够挂断这又是两个控制键;如果我们想要拨打一个电话号码,我们就需要10个数字键。然而,即使如此也是不够的:能够存储一个经常通话的人的列表和一个拨入拨出电话的列表是很有用的。我们继续增加所需要的操作:拍照,播放音乐,使用扬声器或者耳机接听电话,还有发送短信。即使我们希望设备能够简单,我们也想要它能够做所有这些事情。真正的挑战就是驯服那些生活中所必需的复杂。

现实中的活动有着难以置信的错综复杂,伴随着大量相互关联的事物,需要灵活的执行,需要大量的选择。那么我们该如何管理复杂?假设一个案例,一个有25个按键的小设备,更糟一些,假设它有50个键,那么它一定是令人费解的,对吗?错了!

在后面,第七章和第八章里,我讨论了设计的原则,而现在,先来看一下图1.4中的计算器。由于那些按键被组织成合情合理的式样,所以计算器并没有令人感觉到特别复杂:10个数字键加上1个小数点键,5个算数操作键,1个取消键负责取消数字,1个清除键,4个记忆功能键。还有3个在最顶部的按键负责操作计算机的界面显示。即便有人因没见过而不能理解记忆功能键和负责改变的功能键,忽略掉这些部分,计算器整体上还是完全容易理解的。同样,科技计算器有着50个被组织得非常好的按键,就算不能理解所有的按键功能,它依然可以使用。在这个例子中,熟识度和组织性是使之简化的两个秘密。

简化的问题在头脑中和在设备上一样重要。就想象一下那些按键被随意地排列之后:同样的计算器马上从简单易用变成了非常难用并令人困惑。不同的组织构造造成了不同的结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