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脑的三个层次相互作用,互相调节

日期:2020-01-14 05:00:55

大脑的三个层次相互作用,互相调节。当行为由最低的本能层次发起时,被称作"自下而上"的行为。当行为由最高的反思层次发起时,则被称作"自上而下"的行为。这些术语描述了大脑结构活动的典型模式。大脑最低层次负责将神经信号传输给身体,而最高层次进行高级思维活动。正如图1.1所示。自下而上的过程由知觉驱动,而自上而下的过程则由思维驱动。从生物学角度看,一种浸在脑组织里的、被称作传导神经元的液体化学物质,会让大脑改变其工作方式。就像传导神经元的名称所揭示的,神经细胞如何将神经刺激从一个受刺激细胞传递给另一个(通过两个神经元的相接处)。一些传导神经元增强传送过程,而一些传导神经元则抑制传送。去看、听、触或感受周遭环境,再由情感系统进行判断,然后激发大脑里的处理中心,向情感系统释放适当的传导神经元。这就是自下而上的活动。相反,在反思层次思考某件事情,然后想法被传输到最低层,触发传导神经元工作,这就是由上而下的活动。

你所做的任何事情都包含认知与情感的成分认知赋予事物以意义,而情感则赋予其以价值。你不可能逃避情感,它就在那儿。更重要的是,不管是正面或负面的情感状态,都会改变我们的思考方式。

当你处于负面情绪的影响之下,会感到焦虑或悲观。这时,传导神经元会集中注意力于大脑活动。集中注意力意味着全神贯注于某个主题,越来越深入其中,直至找到解决方案。集中注意力还隐含着关注细节,这一点对逃生非常重要,逃生时主要由负面情绪发挥作用。当大脑发觉某种危险逼近时,不论是通过本能层次还是反思层次的作用,情感体系会使肌肉紧张以准备进行反应,并且向行为层次和反思层次发出警报,暂停这两个层次的活动,以便精力集中于所面临的问题。这时候传导神经元就施力于大脑的组织机构,使其专注于当前危险,避免精力分散。这就是碰到危险时,大脑和肌肉的反应。

当你处于正面的情绪状态时,就会产生和上面完全相反的反应。这时,传导神经元会使大脑拓宽思路,使肌肉放松,大脑也随时准备接纳正面情绪所带来的机会。拓宽意味着你没有过于集中注意力于某事,思路容易被打断,易于接受任何新的想法和事件。正面情绪会唤起好奇心,有助于激发创造力,使大脑处于开放、高效学习的状态。在正面情绪下,你不会"只见树木不见森林",能够把握全局。从另一个方面说,当你处于负面情绪时,感受到的是悲伤或焦虑,你更容易"一叶障目"。

那么,这些情绪状态对设计有什么影响?首先,处于放松的状态下,开心快乐的人更富有创造力,能更加高屋建瓴,轻松处理碰到的小麻烦尤其是这样做比较有趣时。例如在序言里提到迷你库珀的评价时指出,这是一款非常有趣的迷你小车,以至于人们常常忽略它的缺点。其次,当人们焦虑紧张时,会不由自主地集中注意力。当出现这种情形时,设计师应当特别注意以确保所有的任务指南都在用户手边,随时可以查阅,并且对设备的操作给以清晰明确的指示。不过,如果产品非常有趣可爱,设计师就不必太费周折。设计在紧急环境下使用的产品需要更加留心,应当多关注细节。

在两种情感状态思维过程的差异中,一个有意思的现象是它们对设计过程本身的影响。设计及更多相关问题的解决都需要创造性的思考,以及随之而来的长时间专心致志的努力。就创造性来说,当设计者处于轻松愉快的状态时,更加有益于激发创意。因此,进行头脑风暴时,通常要讲一些笑话或玩一些游戏来热身,过程中不允许批评,因为批评会让参与者感到紧张。成功的头脑风暴和非同凡响的创意思考,都需要在正面情绪主导下放松心态。

一旦完成创意阶段,就得将产生的好主意转化为真正的产品。这时,设计团队需要非常注意细节。这里,集中注意力显得尤为重要。有一种方式是设定截止日期,要稍微短于按部就班的时间。这是负面情感引起注意力集中所需要的时间。这也是人们为何经常给自己先设定一个截止的日期,然后宣布出去,就不得不按期执行了。焦虑也会帮助人们完成工作。

在设计过程中,同时进行创造性思考和集中注意力,是需要技巧的。假设一个设计任务是为一个核电厂或大型化工厂的操作员建造一个控制室(这个例子适用于很多生产制造型企业)。设计的目标是监控生产的关键工序或流程也就是说控制室的操作员能够监控整个车间,并且在发生问题时解决它们或许最好的方式是施加中性的或轻度负面的情感,以使人们保持警觉并集中注意力。这需要给操作员提供一个有吸引力的愉悦环境,以便在正常监控状态下,他们能够保持创造力并以开放的心态去发现新情况。当某项工厂的监控参数达到危险级别时,控制室就会改变状态,让操作员产生负面的情感以使其集中注意力去处理所面临的危险。

怎样才能设计出一个产品,能够在唤起正面情感和负面情感之间自然转换呢?有几种不同的方法。一种是利用声音效果。从视觉上让工厂看起来赏心悦目,正常情况下也许还能播放轻柔的背景音乐,除非控制室所在的位置正好位于工厂运转的声音被用来指示当前的状态。不过,一旦出现任何问题,应马上关掉音乐,发出警报。蜂鸣和警铃能让人产生反感和焦虑,所以当它们响起来时会激起负面情感。当然,应该注意不能过度使用,因为太多的焦虑会导致"视野狭隘"的现象,人们会过于专注而看不到其他明显的提示。

研究意外事件的人深知过度集中注意力的危险。因此,如果我们想让人们在高度压力下很好地工作,就要有特别的设计并培训用户。基本上来说,由于高度焦虑所带来的过度集中注意力和"视野狭隘"现象,处理程序也要被设计得尽量减少创造性思考。这就是为什么通过培训练习和模拟操作,专业人员一次又一次地在意外情况下受训,如果真的遇上了突发事件,他们才能下意识地自动做出反应。但只有经常反复地进行培训练习及测试培训结果,这种培训才有效果。在商务航空领域,机组和空乘人员受过专业培训,而乘客却没有。所以,即使那些经常坐飞机的乘客不断地听到和看到如何在飞机着火或坠毁时逃生的说明,他们也只能被动地坐着,仅仅有些警觉而已。因此,当真正处于紧急状态时,他们已经不太记得那些说明了。

"失火了!"剧院里有人喊,所有人立即涌向出口。他们在紧急出口能做什么?互相推挤。如果门没有打开,他们会更用力地推挤。但如果门朝里开,应该往里拉门而不是推门,怎么办?太紧张了,注意力高度集中的人们已经忘记去拉门而非推门了。

当处于高度焦虑的严重的负面情绪下,人们的注意力只放在逃生上。他们冲到门前,就使劲推。如果推不动,自然的反应是更加用力地去推。因此而罹难的人不计其数。现在,消防法规要求剧院必须安装应急装置,即"安全推压式门栓"。剧院的所有门必须是向外打开的,而且无论何时,门必须一受到推挤,就能够打开。

与此类似的是,逃生楼梯的设计者必须设法单向封锁住任何从一楼通向地下的入口。否则,当人们在火灾时使用楼梯逃生时,很可能错过一楼而直接误入地下室,被困于其中,更不用说有些大厦还有好几层地下室。